启示录⑤丨GNC——中国资本也救不活的全美第一保健品品牌

军事新闻新闻 / 来源:浙商杂志 发布日期:2021-07-16 18:37:10 热度:18C
敬告: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,若有侵权、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联系邮箱:2876218132#qq.co m
本页标题:启示录⑤丨GNC——中国资本也救不活的全美第一保健品品牌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ppjjr.com/65787-1.html
相关话题:保健品品牌
#保健品品牌# 启示录⑤丨GNC——中国资本也救不活的全美第一保健品品牌


6月24日,全球最大保健食品企业GNC(健安喜)申请美国破产法第11章破产保护,并计划关闭约20%(即1200家)位于北美的零售门店。


成立于1935年的GNC,是美国最知名的保健品品牌之一,于2011年4月在美国纽交所上市,曾连续20年被评选为美国最大的营养品专业零售品牌。此前在全球50余个国家和地区拥有9000余家零售门店,提供1500余种健康类产品。在美国各大城市的商业中心,几乎都能看到GNC的身影。


在中国,GNC近几年也成为不少消费者耳熟能详的品牌,是最早开设天猫旗舰店的国外保健品牌之一。除此之外,这家企业的破产还牵涉到另一家企业:哈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。事实上,哈药集团是GNC背后的最大股东。




全美第一保健品品牌的辗转史


2018年2月,哈药集团与GNC签订收购协议。哈药集团拟以2.99亿美元(约20亿元)认购GNC发行的29.99万股优先股。在完成普通股的转换后,哈药集团持有GNC40.1%的股权,变为GNC单一最大股东。


在此前看来,这桩收购案颇有争议,倒也不能称之为是坏棋。上世纪80年代,GNC拥有1000多家门店,并于2011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。最辉煌的时期,GNC拥有1500多种健康产品,近万家门店,火遍全球。


不过,在GNC创始人大卫?谢柯瑞去世后,GNC经历了私有化、再上市等混乱局面和波折,并在多家资本手中辗转腾挪。由于经营不善和业绩表现不佳,GNC从2010年开始谋求出售,于2018年被哈药以近3亿美元收购,占股40%。


截至2019年2月13日,哈药股份分三次累计向GNC Holdings Inc.支付2.995亿美元,用于认购其发行的29.995万股可转换优先股。认购后,哈药股份持有GNC的40.1%股权,成为其单一大股东。


2019年2月26日,哈药集团以等值于2000万美元的人民币对价认购位于上海的外商独资企业GNCChina Holdco,LL,并取得该公司65%的股权。增资后的GNC中国公司,变为一家合资公司。


不过,哈药股份2018年投资购买GNC优先股之前,GNC已经在2016年和2017年持续两年出现亏损。两年净利润分别亏损2.86亿美元和1.49亿美元。针对GNC净资产为负,且业绩亏损的情况,上交所对此交易提出问询。



线下模式受到重创


GNC以线下专营店销售为主,其重资产模式决定了公司在这次疫情中遭遇了格外沉重的打击。根据GNC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,由于新冠疫情影响,公司一季度经营业绩出现大幅下滑;截至今年5月6日,约1300家位于美国和加拿大的所属GNC门店因政府的要求等原因而暂时关闭。


8月10日,已经申请破产的GNC发布上半年业绩。根据业绩报告,公司2019年营收20.68亿美元,同比下降12.1%,亏损3510万美元。而2020年上半年,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,GNC营业收入继续下滑25.72%至8.16亿美元,净利润亏损3.09亿元。巨大的生存压力之下,GNC已陆续关闭了上千家门店,直到申请破产、进入债务重整,正在关闭的800~1200家门店,占其线下门店总量的20%左右。


在发布上半年业绩的同时,GNC公开了一份此前3天向美国破产法院提交的文件。根据这份文件显示,GNC控股公司(GNCHolding Inc.)已在进入拍卖前,与其最大股东哈药集团就成交价格达成一致——包括5.5亿美元现金、承担2.1亿美元次级贷款、向GNC的无担保债权人发行1000万美元的初级可转换票据和以某些债务方式对该公司进行收购。该交易将可能同时引入其他出资方,并可能采取现金及其他方式进行,最终确定的交易形式和现金支付比例存在不确定性。另外,该内容仍需要法院批准。


另外,GNC并不是唯一受到疫情冲击的保健品品牌。今年2月,澳洲品牌Blackmores(澳佳宝)也在致股东的公开信中下调了全年利润预期。


从缺陷到“黑洞”


比较好的消息是,GNC以及部分洋保健品品牌遇到的难题,或许有其特殊性。一来,疫情之后,人们对于健康的关注度显著提高;二来,在国外,欧美消费者对于保健品尤其是膳食补充剂大类还是存在刚需的。由于交通原因,不少欧美消费者购买蔬菜多是以一周一次这样的固定时间大量采购,当采购不方便时,维生素等保健品就成了刚需。


因此,在分析GNC的破产原因,其资金链问题显得格外突出。事实上,除了疫情对于消费者购买渠道的影响之外,GNC还面临着更为严峻的高额债务问题,截至2020年4月30日,GNC共有各类借款8.44亿美元,约有5.7亿美元的债务将在未来一年内到期,包括2020年8月到期的1.59亿美元可转换票据和2021年3月到期的4.11亿美元定期贷款。


而前述澳洲保健品龙头企业之一Blackmores,在2019财年的收入为6.1亿澳元,实现税后净利润(NPAT)5300万澳元。但在今年2月,公司将2020财年税后净利润(NPAT)预期调整为1700万澳元至2100万澳元。


从某种程度上来看,这两家保健品品牌受挫,其经营模式、资金链以及供应链的管理显出了缺陷。而在疫情中,所有的漏洞被不断放大,直至成为吞噬企业的“黑洞”。



启示录⑤

用破产方式重整业务

柳阳 杭州鼎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

GNC所在的药品连锁行业,受到疫情影响也很大。但仔细看这个案例,疫情之前就有一些问题的征兆,在此之前多年一直挣扎于业务下滑的不利局面当中。


不过,国外特别是英美,在公司破产这件事上与国内的概念略有不同,国内很多公司是在企业经营不下去之后寻求破产通道,而在国外,破产很多情况下是作为一种业务重整的手段,减轻公司负担,便于企业轻装上阵。


事实上,很多知名企业都经历过破产,甚至有些都破产好几轮了,最后也都重新回到了资本市场,获得了成功。早在2009年6月,美国汽车巨头通用汽车也曾根据美国破产法第11章向法院递交破产申请,整个重整过程持续了40天。通用汽车在此过程中接受了300亿美元(约2100亿元)的注资,以清偿拖欠担保债权人的债务。仅仅一年后,通用汽车已经还清了全部贷款,并重返公开市场。


GNC这个案例也有类似之处,现在就来说GNC是否会消失,还太早了。某种意义上来说,破产也是一种机会。




文|《浙商》全媒体主笔 姚恩育

编辑|徐燕娜
监制|冯永明    审核|余广珠、胡俊翔


论坛
  阅读原文
支持0次 | 反对0次  
  用户评论区,文明评论,做文明人!

通行证: *邮箱+888(如:123@qq.com888)